飞燕网

搜索
飞燕网 首页 资讯 游戏动漫 查看内容

历经6年游戏申请成处方药 EndeavorRx真这么益智吗?

2020-7-20 01: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5| 评论: 0|来自: 腾讯网

数独,拼图,2048,俄罗斯方块……

在 App Store 搜索这些我们常见的电子游戏,你会发现,这些游戏中不少都会被挂上“健脑益智类”的标签。

虽然这样的宣传铺天盖地,但无论开发者还是玩家其实都心知肚明:真要谈论这些游戏的“健脑”效果,或许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不过,最近的一则新闻似乎意图为游戏正名:“健脑”游戏,也是“处方药”了。

文 | z_popeye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丁香园”(ID: dingxiangwang),原文首发于2020年6月30日,原标题为《打游戏还得先开医嘱?这款游戏真的成为了处方药》,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创造历史,FDA 批准首款游戏“处方药”

6 月 15 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一款名为 EndeavorRx 的游戏成为处方药。不过,不同于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些“健脑”游戏,EndeavorRx 是一款真正用来治病的游戏。

FDA 官网新闻

EndeavorRx 面向的玩家群体主要是 8 至 12 岁患有儿童多动症(ADHD)孩子们。在这款游戏中,玩家控制的游戏人物开着飞艇,在不同地图的跑道上前进。需要避开随机出现的障碍物,尽可能吃到“光环”获得额外加分。游戏中,系统会根据玩家的表现及时调整游戏难度,并分析出玩家的具体认知缺陷,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

EndeavorRx 的玩法介绍 图源:Akili Interactive 公司官网

据游戏开发者介绍,EndeavorRx 目前建议的治疗周期为一个月。在治疗周期中,患有多动症的孩子们每周有 5 天需要进行游戏,每天 30 分钟。

FDA 在审查了覆盖 600 多名患者的 5 项临床研究后,最终通过了这款“游戏疗法”的上市许可。游戏开发商——美国数字健康公司 Akili Interactive 的首席执行官埃迪 · 马尔图齐在该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很自豪今天 FDA 的决定创造了历史。”

不过,在 2020 年“创造了历史”的 EndeavorRx,实际上,早在 2014 年前后就已经初见雏形。而开发商 Akili 的野心也一直十分明朗:那就是取得 FDA 的批准。

但要让游戏成为真正的“处方药”,必须还要经过科学可靠的临床试验。

2017 年,Akili 对 348 名被诊断患有 ADHD 的儿童和青少年中进行了每周 5 天、连续 4 周的临床双盲测试。最后结果认为,EndeavorRx 对儿童多动症有显著改善效果,同时将不良事件的发生率降至最低。

进行 EndeavorRx 训练的 ADHD 患儿与对照组相比有明显改善 图源:参考文献 2

这篇研究于今年 4 月发表在 The Lancet Digital Health 上,为 EndeavorRx 争取到 FDA 审批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医学论据。

The Lancet Digital Health 官网论文截图

尽管 EndeavorRx 在历经 6 年后终于成功上市,但是这款游戏目前仍然需要患者通过官方网站进行申请,获得免费试用。

EndeavorRx 申请页面

2

2832 位老人,10 年随访,玩游戏也能防老年痴呆

“游戏疗法”这个概念,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在 EndeavorRx 获得 FDA 批准以前,这个领域最为瞩目的新闻,当属这项堪称世上最大规模的脑部训练游戏研究:ACTIVE(Advanced Cognitive Training for Independent and Vital Elderly)。

1998 年,南弗罗里达大学心理学家杰瑞 · 爱德华兹等来自 6 所高校和研究院的科学家们,在 NIH 的资助下,从美国 6 个区域招募了 2832 名健康的老年人,他们的年龄从 65 岁到 94 岁,平均年龄为 74 岁。

这些受试者被随机分成 3 组。第一组不接受游戏训练,作为空白对照组;第二组接受连续 10 周,每周 2 次,每次 1 小时的游戏训练;而第三组除了要接受第二组相同的训练之外,还要在第一年年末和第三年年末分别追加 4 小时的额外训练,时长 9 周。

这些游戏训练包括记忆训练,推理训练,速度训练三个部分。其中,速度训练部分就引入了电子游戏的方式。

速度训练后来的升级版本:Double Decision 图源:https://www.brainhq.com

在长达 10 年时间的试验中,研究人员分别在第 1,2,5 和 10 年末对受试者进行随访。最终的研究结果发现,第一组老年人患阿兹海默症的比例为 14%,第二组为 12.1%,而第三组只有 8.2%。

2016 年,这项研究第一次在国际会议上被揭开神秘的面纱,一时之间引爆舆论。阿尔兹海默病药物研发基金会的执行董事霍华德表示:“很难想象这种简单的干预竟然能够对阿尔兹海默症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但是我们必须得尊重数据。”

目前,ACTIVE 项目团队已就此研究发表了多篇论文。而速度训练中使用的电子游戏也已经被一家提供大脑训练软件和服务的公司——波泽特科学所——收购,并被升级改造成为更新版本的游戏“Double Decision”,加入了博泽特旗下脑部训练计划中。

博泽特旗下脑部训练计划 Brain HQ 目前已经开发了多种游戏 图源:https://www.brainhq.com

尽管结果和成就看上去非常美好,但 ACTIVE 项目仍然没能为“游戏疗法”的发展开辟出一条毫无阻碍的高速路。

3

游戏训练真的有效吗?

ACTIVE 项目的研究成果在取得赞誉的同时也引起了许多怀疑和猜测。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研究阿尔兹海默症的劳里 · 瑞安认为,影响试验可信度的最大因素,是“引导效应”。

“引导效应”在这个试验中意味着,参与试验的老人在接受游戏训练后,更可能会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

而这一猜测所言非虚,接受游戏训练的老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在参与项目后更乐意去学习高校课程,也更愿意自己开车。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认知专家乔治 · 瑞伯克认为,这两种脱离了实验,发生在生活中的改变,都有利于老年人维持认知能力,预防阿兹海默症。

不仅是 ACTIVE 这个项目本身,包含游戏在内的任何形式的大脑认知训练,究竟是否能够治疗或预防疾病,在医学界仍然存在着相当激烈的争论。

2010 年,一篇发表在 Nature 的研究对 11430 名参与者进行了 6 周的认知训练。而训练项目包括推理、记忆、计划、视觉空间技能和注意力等多个方面。研究认为,尽管受试者的每一个项目在接受训练后都得到了进步,但没有证据表明这种训练可以帮助患者提高整体的认知水平。

接受游戏认知训练的受试者和对照组的对比 图源:参考文献 4

2014 年,更是有两派科学家为了这个话题,先后发表公开信进行远程辩论。以斯坦福长寿中心的 70 多位科学家为代表的反方认为,当前的游戏训练为患者带来的改善并不稳定,还存在时效性。但这却给了一些黑心公司捞金的机会,它们将这些局限而转瞬即逝的进步夸大成重大突破,以此诱导患者和消费者购买这些远不成熟的产品。

斯坦福长寿中心公开信

随即,就有一个由 133 名科学家和从业人员组成的国际小组“认知训练数据”挺身而出,反驳了斯坦福的公开信,援引多篇文献证明大脑训练对各种认知和日常活动的好处。认为学界不应该因噎废食,限制这个极具潜力的领域的发展。

国际小组“认知训练数据”回复的公开信

4

游戏治病,路还很长

无论支持正方还是反方,我们必须承认的是,通过游戏进行大脑训练这个领域的研究目前还远远不够成熟。

EndeavorRx 获批处方药并不代表着“游戏疗法”的概念真的已经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相反,在这个具有巨大潜力的商业领域中,也有一些公司浑水摸鱼,企图从中分一杯羹。

在线上提供大脑训练项目的神经科学研究公司 Lumos Labs 就曾因为夸大了旗下大脑训练游戏的功效,而向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FTC)缴纳了 200 万美元的罚款。

FTC官网新闻

游戏,这样一个娱乐性和功效性并存,却又相互矛盾的产品,究竟何时才能破除人们对其科学性的质疑,成为真正的医疗高科技?

EndeavorRx 从初具雏形到获批上市花了 6 年时间,而扭转人们科学观念,实现真正有说服力的科学突破,只怕还需要更多个 6 年。

参考资料:

[1]https://www.akiliinteractive.com/

[2]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ress-announcements/fda-permits-marketing-first-game-based-digital-therapeutic-improve-attention-function-children-adhd

[3]Kollins S H, DeLoss D J, Ca adas E, et al. A novel digital intervention for actively reducing severity of paediatric ADHD (STARS-ADHD):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The Lancet Digital Health, 2020.

[4]Owen A M, Hampshire A, Grahn J A, et al. Putting brain training to the test[J]. Nature, 2010, 465(7299): 775-778.

[5]http://longevity.stanford.edu/a-consensus-on-the-brain-training-industry-from-the-scientific-community-2/

[6]https://www.cognitivetrainingdata.org/the-controversy-does-brain-training-work/response-letter/

[7]https://www.brainhq.com/world-class-science/published-research/active-study/faq/

[8] Wolinsky F D, Unverzagt F W, Smith D M, et al. The effects of the ACTIVE cognitive training trial on clinically relevant declines i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J]. The Journals of Gerontology Series B: Psychological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 2006, 61(5): S281-S28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